开滦集团创新管理,深挖企业发展内动力

2015-07-230阅读0

  在事实面前,煤炭行业不得不承认这些困难:受经济下行影响,煤炭消耗增幅从10%以上下降到5%以下,近三年回落到3%以下;而“十一五”和“十 二五”期间,煤炭行业增加的投资建设,在近两年中得到集中释放,产能增加了约8亿吨;同时能源结构调整加快,水电、风电、核电等新能源产能增加,使得煤炭 消费需求锐减。

  站在历史转折期,煤炭企业亟需转型,创新管理,向管理要效益。这对于百年煤炭企业开滦集团来说既是一次考验又是一次检验。面对行业困局,开滦集团积极应对,提早谋划,从管理入手,深化管理体制改革,增强企业发展内动力。

  百年企业创新管理不停歇

  对于一家经历了百年风雨的企业而言,开滦从不缺少经验尤其是管理经验,然而这并未成为其发展过程中沾沾自喜的资本。

  经济“新常态”下,开滦集团提出,煤炭产业发展方式要由规模速度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从观念、思路、体制、机制、技术、管理等方面大力推进改革创新,在集约发展、内涵发展上实现更大作为,取得更大突破。

  同时,坚持顶层设计,健全符合集团利益的管理权责,系统推进全集团公司管理创新工作。及时修订完善各项管理机制,调整绩效考核体系和政策,突出 强化销售、物流、物供系统管理,把各项制度落实到基层和岗位,着力提高绩效管理的针对性和实效性。还通过引进、研发、应用信息技术,大力推进“智慧开滦” 建设,整合企业管理信息资源,加强“大数据”交流共享,提高信息资源利用率和管理水平;进一步拓展ERP管理信息平台,全面实施物资系统ERP管理,提升 管理水平。

  针对经营管理工作实际,集团层面组建了覆盖生产管理、生产准备、煤炭洗选加工、机电管理、物资管理、销售及贸易、设备管理、技术管理、安全管 理、人力资源管理等企业经营管理各个领域的19个专业组,将成本管控等经营性指标融入到各个专业领域。专业组可以从生产等多层面,对二、三级单位实施专业 督导,与传统经营管理系统一起构成了横向管控,横纵交叉,成本管控与具体业务协调融合的运行体系。

  “成立专业组就是要让专业人员管专业的事。”开滦集团企业管理部副主任龚立新解释说,“以前,提质降本增效只是在各经营层面下指标,往往是浮在面上的压减,而现在则是是全员的、专业的,各个系统的工作都要考虑成本和效益。”

  推进管理创新实现“四化”

  在集团公司统一部署下,开滦集团各单位围绕市场化精细管理、管理体制创新、成本管理、质量管理等方面精心组织,扎实推进管理创新工作,减少短板制约,凝聚集合效应,提高了经济运行质量。

  值得一提的是,期间,开滦集团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管理创新成果,这些成果为企业应对严峻经济形势提供了重要保证。

  在市场化精细管理方面,集团煤业分公司从顶层设计入手,与市场化有机融合,再造管理流程。使经营管理融入了生产管理的整个流程,做到工作零缺陷、经营零浪费,充分发挥协同管理效应,实现生产集约化、经营精细化。

  可以说,各单位在管理创新上都表现不俗。林南仓矿的“大区制”改革、部位化管理,在有效整合资源、减人提效等方面取得了新突破,为机构改革提供了参考和借鉴,是管理体制创新方面的典范。

  而在行业整体低迷期,谁能最大限度地削减成本,谁就能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因此,各单位积极探索降低成本的途径,也涌现出一批降本先进经验和好 的做法。林西矿通过对井下8个排水泵房分别测试水泵效率、检查水仓储量、小井畅通情况、开泵时间,逐泵房摸底了解分析,制定了躲峰填谷时间表,仅3个月就 节省电费100余万元。

  荆各庄矿通过实施井下物资供应“一站式”服务,解决了各单位都设立自己的托运队伍的管理职责重叠问题,撤销井上下托运人员,既节省了人力,又避 免了各单位交叉作业,实现矿井运输的安全,保证了设备、物资供应及时高效。不仅如此,还通过井下物料“内部小循环”,即能直接复用的,直接过给使用单位复 用,经过简单修理能够复用的,在井下进行简单加工修理后,由使用单位支领复用,最大限度地利用旧品材料,减少运输成本。

  提质量、降成本、增效益已经成为各单位工作重点。在质量管理方面,吕家坨矿导入了卓越绩效管理模式。卓越绩效模式是以各国质量奖评价准则为代表 的一类经营管理模式的总称,是经营质量的国际标准,是当前国际上广泛认同的一种组织综合绩效管理的有效方法和工具。该模式从领导、战略、顾客与市场、资 源、过程管理、测量分析与改进、经营结果等七个方面规定了企业卓越绩效的评价要求,为企业追求卓越绩效提供了自我评价的准则。吕家坨矿作为河北省政府首批 推广卓越绩效管理模式的试点单位之一。

  在国家经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背景下,开滦集团将重点在市场化、专业化、精细化、现代化等“四 化”上迈出更大的步子,力争取得更大的突破。从集团公司到二、三级单位都将下大力量推进管理体制和组织机构改革,最大限度降低管理成本和运行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