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到美国专利维权

2016-02-010阅读0

——骑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应佳伟访谈录

  1月5日,骑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应佳伟携律师一行,与众多骑客加盟商在天马迅达公司总部,就美籍华人陈合(Shane Chen)涉嫌侵权一案交换意见。会后,应佳伟接受了美中时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应佳伟表示,我们平衡扭扭车的专利一共有150多项,我们从2009年就开 始申报专利至今。有些投机商人把我们的专利拷贝到美国来,在美国申请一个概念专利,因为他们对车的原理基本原理都搞不懂,反倒到我们中国区加工,再返回卖 到美国,所谓美国专利集中在美籍华人陈星手里。他于2013年到美国申请来一个外观,什么都没有,他就宣称这个专利是我的。我们来到美国,要把这些假李 逵,这些山寨消灭,要还市场一个清白,让美国的市场和消费者认可中国平衡车,认可中国制造。不要认为我们中国专门做些低档的,不好的产品。其实不好的产品 都是被这些山寨拷贝的专利给破坏了。所以我们要重塑中国制造的形象。

  我们来美国的目的就是维权

  美中时报:应总,你好,我是美中时报记者,我们想了解你这次到美国有什么样的目的?

  应佳伟:这次到美国有两个目的。第一:帮助我们授权的企业利用我们的专利来维权,因为我们的专利在美国遭到山寨。以前中国给外界的印象中国只会 抄袭国外的,现在是中国专利在美国遭到了一些不法商人盗版,所以我们要证明。第二:我们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公司,为我们美国的消费者服务,让他们享受到我们 最快最便捷的一种售后服务,让他们能得到安全的产品。现在山寨的比较多,因此我们要把它区分开告诉美国消费者。

  美中时报:我对你们的产品不是太了解,你能多些介绍下产品,有什么特色吗?

  应佳伟:我们的产品官方名称:叫人机互动一体化运动车,又做平衡扭扭车,又叫体感车,我们骑客车是“以人机互动一体化运动车系统”为主要发明原 理,采用实时互动姿态调整技术将人的潜能激发,从而让骑行的过程中不倒,类似自行车,人不参与,自行车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自平衡。既利用先进的人机交互的 结构系统、先进的人机互动计算机系统、人的心理与生理预测系统,三者的有机结合并产生互动,缺一不可,和电动自行车是一类产品,是人的作用与先进的机电一 体化技术组合在,不是人激发了车的平衡,并不是人激发了自行车的自平衡,是人的作用与车互动共同产生不倒,这是我们的产品与其他产品不同的地方。我们的平 衡车有几个优势和特点。第一是安全,为什么说是安全呢,因为我们的各个部件都是经过严格测试的,比如在电池方面我们采用的不会爆炸电池,不存在爆炸可能 性,坏了最多鼓个胞就不能用了。电机部分,在高速旋转的时候,温度升高的时候,我们是可以控制的,速度减慢,慢慢翘平台,不让他人骑行,人离开的时候,它 会自动断电。第二我们的系统有自动检测系统,不合格的供应商配套件配上我们的系统是不会启动的,保证供应商的品质。第三是我们在快速骑行的时候,我们的两 轮扭扭车当左轮碰到障碍的时候,我们的右轮会自动感应并调整速度,反之亦然,等等我们采取了很多类似的安全措施。

  美中时报:这个车上市多长时间了?

  应佳伟:我们上市时间不长,但是我们的研发时间很长。从研发时间上来算2006年开始研发,是2009年进入市场化中式,在2014年5月与苏 宁合作进行全球首发,当时全球还没有同样车。八月份开始上市,十月份以后,我们遭到大量山寨,现在很多安全事故,多是因为山寨。爆炸的、起火的都是山寨 的,都不是我们授权工厂,授权的工厂是有严格质量要求的与授权条件的,不按我们质量标准生产随时都可能取消授权资格。

  山寨多是考虑采用便宜的材料,对这里面的原理也没有搞清楚,生产没有标准,所以在匹配的时候使用的劣质材料,这个便宜的材料成本差价很大的。举 个例子,一个电池从90元到250元不等,一个电机100到380元之间,差价特别大。这个价格问题导致成品质量参差不齐。所以目前在美国造成不好的影响 就是这些山寨品。而这些山寨品连都是从中国直接拷贝到本美国来。

  现在有一家公司叫RAZOR。是购买了ShaneChen的专利却在我们淘汰的授权工厂浙江永康波速尔运动机械有限公司加工出货,严重侵犯我们 的权利,我们的产品从2009年开始申请专利,ShaneChen2013年到美国来申请的所谓外观专利,然而用美国外观专利到中国来加工山寨产品,我们 中国的这些授权工厂的权利没有得到保障。就是说拷贝中国专利到美国来申请,反而侵犯我们正版的权,这是目前的现状。所以我们来的目的就是维权,同时成立公 司,提供售后服务,让美国消费者知道我们是正版,但是我们的市场占有率不到1%。完全让山寨包围,属于劣币驱除良币,现在我们要良币驱除劣币,让美国消费 者认清中国好制造。然而对于欧洲市场我们不担心,因为我们的专利全在全球布局了专利,在欧洲我们是比较容易将这个劣币驱除的。在美国因为有不同的声音,我 们为什么要到美国打假,就是将这些假李逵无效的无效,该打掉的打掉,该合作的合作这是我们来的目的。

  美中时报:你们这个车共有多少项专利?

  应佳伟:我们这个车的专利一共有150多项。目前在市面上流通的是第一代产品,后期会推出第二代、第三代。我们从时间上算,我们是从2009年开始有专利,开始布局,因此我们的专利是全球专利。

  美中时报:全球专利在中国可以申请吗?

  应佳伟:我们是在中国通过律师代理,申请PCT(《专利合作条约》(Patent CooperationTreaty))进入一百多个国家,其中包括美国。

  美中时报:你们的产品正版市场占有率不到1%,那么剩下的市场占有率是哪里生产的?

  应佳伟:剩下20%市场主要来自深圳永康授权商,79%是山寨商。

  美中时报:他们的产品专利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他们是类似还是相同。

  应佳伟:不是这样的,他们79%都没有专利,但是有些专利属于仿冒专利。把我们的专利拷贝到美国来,在美国申请一个所谓专利,因为他们对车的原 理都搞不懂,反倒到我们中国区加工,再返回卖到美国。美国外观专利集中于美籍华人有一个叫陈星人手里。我们2009年就有申请,他于2013年到美国申请 一个外观,什么都没有。他就宣称这个专利是我的。

  我就是串珍珠的那条线

  美中时报:那么你能介绍下自己的背景吗?比如毕业于什么学校、喜欢什么,有什么特长等关于专利发明之类的。

  应佳伟:我是武汉大学软件硕士毕业,我工作是在中国矿业大学,然后到浙大管研发,之后出来做开发,在浙江杭州做孵化器,做成果转化。在杭州创建 了杭州亿脑创新工场,专门针对高校、民间、实验室、海外来的不成熟在99度差1度技术,进行快速落地转化工作,从高校、民间、实验室里直接到车间中试产业 化,我们专门从事这项工作,目前我们这项工作做的非常成功。因为我们国家每年花费四千六百万亿搞研发,孵化器成果转化率不到5%,但是我们的团队已经做到 了百分之六七十,孵化率非常高。还有一个是从效率方面,以前研发一个项目需要5-8年,现在我们只要一年时间,超过一年基本上就不做了,所以我们从时间效 率上,投资量节省了但效率提高了。在全国的高校里面,孵化率最高的就是我们。我们针对全国高校,包括国外来的半成品及不成熟的项目,解决了研发的最后一公 里的问题。从实验室到车间这最后一公里是我们最擅长的,也是在全国做的最好的一家。

  美中时报:你们做后面的1%,那么之前有别人做过吗?

  应佳伟:不是前面做过,是多少年来,多少科研人员梦想做的事情,多少高校一直没有做成功的事情,应该是我们做成功了。不只是私人在做,整个国家 都在做,很多高校、科研院所都在做这件事。但是没有多少人能使实验室项目走向车间,这段距离我们叫工程转化,又叫产品化过程。就这段路程没有多少人做成 功。没有做成功有两个可能原因:一、创新体系。因为我们高校是评职称,是拥有多少论文,写多少书,教多少课时,来评教授,这样科研就占很少一部分。二、学 科交叉。我们各个学科相对来说是封闭的,另外一个原因一般师弟师妹不会去做师哥师姐的项目,读过大学的都知道,你毕业以后,下面的师弟师妹不会继续你的论 文,不会是你的继承者,永远是喜新厌旧的,不接着做,论文项目如果是喜新厌旧、半途而废的话,它成熟不了,几方面原因。

  美中时报:你们的成果转化率这么高,百分之六七十,你们的法宝是什么,为什么你们有这么高的转化率?

  应佳伟:包括大学和很多的科研院所都在考虑这个问题,还有中央领导人都为这个操心。他们天天喊创新,但是什么叫创新?创新对产业的真正重要性,我们的实践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第一,我们这支团队是从高校老师走出来的,对高校的体系非常熟悉。我本身对企业也非常熟悉,因为我父辈就是开企业的,所以我有两方面的背景。我 就是企业和高校的桥梁,起了这样一个作用。那么我们的效率为什么这么高呢。因为我们的高校体制里面是有问题的,我们从产品落地到成果落地,时刻不交叉,有 写软件的,有写电子的,有写动画的,有写工业设计的,很难交叉。为什么很难交叉?是因为没有共同的思想基础,就像我们的相声说的五官争功,都想强调自己的 重要,没有强调协同的重要。就像我们的海陆空作战,没有作战系统。高校缺少这种跨学科创新系统,这个在创新上是致命的。所以他们几个学科在一起就扯皮,扯 皮能扯多久?我们学科四年,扯四年能扯清楚就很不错了,扯个五年,第六年开始研发。所以我们的高校的研发七八年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往往这个七八年,市场 的劲头就已经过去了,这是高校体制的问题。

  第二,就是做师弟师妹的论文。做创新,不去做师兄的论文。你写的论文没有人接着的,我们所要的师弟师妹们都喜欢搞创新,都是喜新厌旧的。所以它得不到继承,好的想法得不到继承。好的企业要不断的完善,高校没有完善的过程。

  第三,我们高校不具备企业产业化的环境。如何转化,如何跟企业制造界接触,很多都是从学院派到学院派,他不是从企业走出来的,对企业也是一知半 解。导致他们的成果转化率低。但是我们不同,我们不管你来自任何一个专业,我们建立创新教育,这个创新教育就是各个学科的创新共同知识。相当于我们医学领 域里面的临床教育,通过三到六个月的培养,快速融入一体,快速协同。所以我们经过三到六个月的培养就会快速出成果。就像我们共产党有个马克思主义思想平 台,医学里面有个临床教育,我们海、陆、空协同作战系统。把各个学科的共同知识建立在这个平台上,让其快速协同。另外我们用体系流程来约束他,我们建立一 套相当于科研的麦当劳肯德基体系,让这些人快速在体系内找到自己位置,进行流程化,流程走完了,成果就出来了。以前搞研发都要高手,我们这里不要高手,本 科就够了,但是我们做出的东西比高手还高手。因为我都是把它分解来做,每个人管一块就轻松了。他们每个人都是珍珠,我通过创新教育将他们串起来,我就是串 珍珠的那条线,珍珠没有这条线就成不了项链。我们没有这个创新教育我们就形成不了产品。

  重塑中国制造的形象

  美中时报:我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关于咱们这个平衡扭扭车,你是浙大老师,他们曾经是否有人找过你?

  应佳伟:这个问题是这样的,一个美籍华人叫陈星。我们的产品在美国卖的非常火爆。他是做独轮车的,就是他将我们2009年的平衡扭扭车带到美国 做了个外观。之后他看到我们这个卖的很火,这个时候他说我们侵权,我们就没有理他。他感觉我们没有理会,想插一脚,然后就找我们合作,我们了解他什么不 懂,因为他是学农业的。到目前为止,他的公司没有超过八个人,我们科研人员就二百多人。没合作成功就想办法报复我们,就联合了一些当地的盗版商,将这个专 利卖给了一个不懂行的 RAZOR公司。RAZOR公司看到这个市场好,拿到这个专利了,他就说这个专利是我的,要求亚马逊中国产品全部下架,包括我们在亚马逊有些是授权商还有 些不是授权商,要求他们提供质量认证与专利,但是商家提供不出自己的专利,就要求强制下架,损失非常大,我们听了以后,很是吃惊,我觉得下架的原因专利是 一方面理由,一些不法商人质量也是很重要的因素,这些已授权的跨境电商找到我们,要求我们出面来维护他们的权益。由于电商的需要及美国陈星对专利的拷贝, 不懂技术制造,在中国到处泛滥授权,我们的权利也被侵犯,使得大量不良品进入到亚马逊,让亚马逊无法分辨好坏,一律下架,使得正品受到牵连。这时候我们出 来伸张正义,找到源头,尽量减少他们在这个行业里面的损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们来到美国。

  我不但要维权还要建立自己的公司。要把这些假李逵,这些山寨消灭,要还市场一个清白,让美国的市场和消费者认可。不要认为我们中国专门做些低档的,不好的产品。其实不好的产品都是被这些山寨拷贝的专利给破坏了。所以我们要重塑中国制造的形象。

  我们把官司打到底

  美中时报:你们现在有多大信心和把握将这个事件纠正过来?

  应佳伟:我们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从专利角度角度上,我们是非常有把握的,还有这么多跨境电商和我们华人合作伙伴,都非常支持我们把官司打到底。因为我们的专利不论是从数量还是质量上,我们是非常有信心的。

  美中时报:你刚才提到的这个陈星,他做的是独轮车,你做的双轮车,这是两回事。

  应佳伟:他也申请了双轮的外观专利,我们是2009年至今在中国申请了很多项发明专利,他在2013年把外观拿到美国申请专利,实际上是拷贝我 们中国的专利。他拷贝专利其实就是想捞一笔,分一杯羹。这次我们来也是为了起诉他,追溯他的赔偿,亚马逊市场损失11亿美金,我们要让他赔偿。

  陈星本人在美国,不但侵犯我们的专利权,还去侵犯我们授权商的权益。我要无效他的专利,还有提出赔偿,来维护我们授权的权益,挽回他们的损失。 这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在国内我们已经启动无效他专利事项。我们2009年就有了申请了专利,他2013年才申请。我们无效他,在国内100%。我初次登录 美国,对美国的法律不是很熟悉,但是从我对他们对专利的了解,我简述下,不在话下。我们是全球专利,他只是一个自己都没理解透胡编乱造的一个不可制造的专 利。

  美中时报:陈星曾给我一个文件,上面说他之前找过你,这个是怎么一个过程。当时他说不能实现,你实现了。

  应佳伟:这是他们策划造谣的,他要自圆其说,因为他所谓的编造的专利嘛,因为他目前的产品跟我们这个专利是不对应的。从专利保护法来说,前提是 你的产品和专利是对应的。他目前是对应不上的,对应不上又想分一杯羹。假如我们现在这个专利是这瓶水,他的专利是一个杯子,这两个东西是不搭架的。他用这 瓶水来打杯子的官司,是不合情理的。我们这些授权商拿不出证明文件的时候,他说是侵权了,但是当我们出面了,情况又变的不一样了。

  当前段时间他找我们可能也是想解决专利的问题。也就是我们的产品在美国出名以后来找过我们。找我们是有个背景,想用美国的编造的专利来打击我们 这些跨境电商。但是又怕打击不了,所以他想跟我们合作,合作以后我就会授权给他。当时因为要合作,我们是欢迎的,后来发现他不是跟我们很真诚的合作,他想 利用这次合作来打击我们这些授权商,动机不纯,如果能和我们合作的话,他不光能用他的专利打击授权商,还可以用我们的专利来约束我们自己,辛亏没有合作, 现在想来都后怕,商业太复杂了。

  平衡车的发明属于集体智慧

  美中时报:对于这个发明,是你个人的还是你们团队的?

  应佳伟:这个是属于集体的智慧,这个无杆是怎么研发出来的呢。因为我们都从小接受西游记,里面有哪吒风火轮,我受这个风火轮是个概念启发,再结 合我们浙江的滑板车产业,这个产业基本上占领全球百分之五六十的份额。我们想我们这个能否用在滑板车上面,因为滑板车是左右漂移的,那么我们能否前后处理 想哪吒一样。本身滑板车产业是现成的,我们想用智能的平衡器技术应用到滑板车里面,改造传统,我们叫传统升级。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团队得到了大家一致的支 持,我们是在这个现实的基础,加上我们古代有这种文化,结合这两种因素我们做成了两轮平衡扭扭车。

  美中时报:早期是你个人的,那么能给我们讲解下这个发明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变成现实的,这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

  应佳伟:我们是全国做的最早的体感车的,想法有了就是技术事项,当时成立一个小公司时我们花费了二十万来查询相关专利,当时查询到美国有个赛格 威公司,它有100多项专利。我们怕与这些专利引起冲突,我们就利用那时候浙江电动车技术,我们就在电动车基础上重新研发,所以我们这个理念和它是相反 的,它们的平衡车的理念是自平衡,开机就是平衡的。我们正好是相反的,开机是不平衡的,我们是有人骑行才能平衡,我们是无杆的,是根据这个原理研发出来 的。

  美中时报:在发明过程中,最早期你最原始的想法就是花费二十万进行信息检索,来做这个两轮平衡扭扭车,是什么样的原始想法促成你做这个产品的。

  应佳伟:最早呢,是有企业给我们提出来,让我们抄袭国外的技术,但是我们知道,抄袭国外技术是不行的,因为有侵犯知识产权问题,类似也不行。在 人家提出之前,我们所有的研发产品,必须要经过专利查询。就是查这项专利有没有,会不会模仿它的专利,我们通过大数据检索国内和国际两个专利数据库,必须 要搞明白后我们再动手做。只要我们不侵权,甚至我们重新研发,都不能照抄照搬,照抄照搬都是人家打击的对象,我们研发上也有多年的积累,对技术把握也比较 有信心。

  我们的创新能力在中国排行第一

  美中时报:当时这个RAZOR公司买他的专利的时候,没有调查这个专利的事情吗?

  应佳伟:当时他不知道这个情况,也不知道原创是中国。因为RAZOR公司我们也不熟悉,但是他不知道这个产品的原创是我们,因为我们在美国没有 设公司。再者因为陈星在美国,他们都有联系,技术卖了一千多万美金,如果他付了一千万美金,我觉得他是冤枉的,肯定是冤大头。随着我们公司在美国登录,他 的RAZOR公司肯定要赔偿的,如果他侵犯我们也一样要赔偿,我们也会追究他的责任,因为由于他的行为导致我们中国这些跨境电商造成的损失都是要赔偿的。

  美中时报:你们是第一次到美国来?

  应佳伟:是的,我们是第一次。

  美中时报:你们第一次来,中国企业到美国来维权,你们感觉有什么困难吗?感觉人生地不熟,找哪个部门不方便等困难?

  应佳伟:我们递交外国的专利还是比较熟悉的,因为我们最早搞创新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国际化了。但就目前,我们在这里得到了美籍华侨及经销商的支 持,暂时还没有很大的困难。但是在未来的过程中,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困难,目前讲还没有遇到。因为在以前,我们已经有了国际专利的经验,为什么这么讲呢, 我们的创新很早就国际化了。我们每年包括海外来的,包括麻省理工(MIT),包括欧洲爱茵霍雯大学,新加坡的国立大学,科技设计大学,也包括日本的千叶大 学等等,因此我们十年前就已经大量的学生在与他们进行创新交流,实际上我们的事业是国际的,我们每年都有280个研究生,我们一年的创新产品100多项。 可以这么说,我们在中国,能拿到世界大奖IF奖和红点奖,像奔驰宝马这么的大奖一年才拿几个,我们每年都有并且能排行前十。这个奖相当于工业设计奥斯卡 奖。我们的创新能力在中国排行第一,我们去年,浙大是我们全国得奖最多的,浙大最多的团队就是我们团队。我们在亚洲去年排行第一,全球我们与三星排行第 二,拿到最多的奖项,这是我们为最开心的一件事,今天我们中国的创新,并不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差。我们是与世界各国都在竞争,不光是跟本土竞争。

  这创新能力跟上了,但是运营能力我们还是蛮弱的。通过亚马逊下架这个事件,也给我们很多启示。所以我们要呼吁中国的企业,要注意专利保护,从开 始设计起。我们中国很多的创新,多扼杀在摇篮之中,还没有等到出生,就被人家侵权,拷贝了。所以通过这件事情,我呼吁中国企业要注重专利的保护。不是一个 专利,而是要形成一个专利池,而是30个以上,才能把这个新产品用专利围起来,才能保护这个专利,比如我们开发一个项目,我们不管项目大小,至少报三十个 以上的专利,这个是我们团队要求的,否则的话是保护不了这个产品的。

  美中时报:我们在美国呆的时间比较长,在这里也时常听到美国对中国专利的保护提出异议的,通过这个事件,你们有体会,你们是受害者,怎么样通过 专利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反过来,中国企业也得加强专利的意识,不让他人侵犯我们的专利,我们也不侵犯他人的。因为中国侵犯专利的地方很多。这个事件表明, 中国对保护专利的意识增加了。

  应佳伟:通过这个两轮平衡车,亚马逊下架事件,我们要对企业呼吁,呼吁企业要加强自己的创新。为什么加强自己的创新呢,比如我们的两轮扭扭车, 其实我们这个产品得到了全球的商家认可,包括美国都没有想到这个产品是中国设计并发明的,他们认为这个产品是美国的,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这个是我们中 国自己制造的也是中国设计的。在这个产品里面,当时的利润是非常高的,刚出来时卖5999元,现在已经卖到了800元,你们想想这里面的空间,如果按这个 利润的话,我们对社会的贡献是100家仿冒的不如我们一家的利润和交的税,没有利润的产品是对社会没贡献的。

  来源:中美时报 记者李永田洛杉矶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