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房与洋房:参观金寨洪学智将军故居

2015-07-170阅读0

——安师大赴金寨寻访老兵暑期实践团队系列报道

  在我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有一位将军在一生中曾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这在我军历史上仅此一例,在国外也没有先例。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将军就是 从安徽省金寨县双河镇走出来的洪学智上将。7月8号上午,安师大赴金寨寻访老兵暑期实践团队前往金寨县双河镇,瞻仰洪学智将军的故居,深深缅怀这位已长眠 地下的开国将军。

  没架子的将军

  “那边,就是那边,我家的菜地就在那故居的后面嘛!”

  七十多岁的黄奶奶身体很是健朗,走在通往将军故居的那条有些嶙峋的碎石坡上,说话仍是中气十足,她热情地领着实践队员,径直往将军故居的屋后去。

  洪学智将军的故居是2013年复建的,原址因1958年修建梅山水库被淹没。复建的故居保留了将军居所的原貌,茅草棚,黄泥墙,简陋的小院子安 静地叙说着当年将军简朴的生活。故居前被改造成了一个小广场,成了当地村民晚饭后纳凉散步的好去处。与将军草房子遥相对应的是村民们家中的一幢幢小洋房。

  将军故居门前绿树掩映,屋后群峦叠嶂,这是如此一个令人心生敬仰的地方,黄奶奶怎么会把菜地开辟在这呢?

  “这块地是洪玉柱的,他是将军的侄孙。当年复建故居,屋后还剩了块地方。地闲着也是闲着嘛,他常说将军以前从来不摆架子,哪能看着好好的地荒废着?他也不占着,开成了菜地,分给了村民来种。”

  黄奶奶蹲在菜地旁摘苋菜,边是回忆边是感慨,“我们都叫他洪柱儿,人好啊,跟将军一样,热情得很。他每天早上都来打扫卫生,清理维护一下。”

  “娃们都是上课的时候听老师讲。”当队员们问有没有给小孙子讲过洪学智将军的英雄事迹时,黄奶奶拿着一把苋菜笑着摆摆手,“我不会说,怕说不好。”

  送光明的将军

  金寨是块红色的土地。红色的革命解放了这里,红色的政策帮扶了这里,红色的英魂也长眠在这里。

  “我们村子里以前没得电用的。”今年66岁的俞大爷刚喂完猪回来,他眯起眼睛,回忆着说,“六几年的时候,洪学智将军回到家乡来,立刻组织相关 人员,规划家乡经济发展,架了电线通了电。以前的路也没有今天的柏油马路,盘山公路是政府给我们铺的,梅山镇到南溪镇的马路就是他给我们铺的。”

  关心家乡发展的洪学智将军不仅给家乡铺路送电,还非常关注下一代的成长,今天在金寨,双河职高实验楼、勋贤中学、海清希望中学、杨桥希望小学等 就是在洪学智、滕海清、詹大南等老将军的直接关怀和捐助下建立的。“将军对我们家乡贡献太大了。附近的孩子都是去那读书啊,我孙子孙女也都在那。”俞大爷 对实践队员们说,“可惜的是那年将军回家乡,我在山上不在家,哎呀,可惜没见到。”

  每次回来,洪学智将军都非常支援家乡建设,除了铺路送电、建设希望小学,他还帮扶困难户,给困顿中的家乡送来成车的衣服、布匹。

  爱家乡的将军

  眼前这个层峦叠翠、长满庄稼的村落,当年是一片流淌着鲜血、回荡着走投无路的百姓惨痛呼叫的土地。革命,是血与火的迸发;革命的英烈,牺牲自身安稳,终保得一方平安。

  山里的水总是格外清凉,六十二岁的冯大娘“哗啦啦”地洗着豆角黄瓜,檐下的阴凉和蔬果的清新消退了炎炎暑气。在诉说中,往事历历在目,过去的时光仿佛就在眼前。

  “我们是属于一个生产队的嘛,将军回来的时候我还见过呢!”提起和将军的合影,冯大娘非常开心,“就是86年4月嘛,他回家乡来,和乡亲们见面,大家在一个草坪上照相啊,聊天啊,太热闹了,那张合影还登报了呢!可惜我没留下来。”冯大娘叹了口气。

  “早些年老伴、儿子女儿也都陪着来,后来也是年龄大了,就不能常来了。”冯大娘说。

  乡邻张大姐割了一把毛豆正往家走,也被队员们围住聊天,她笑呵呵地说,“我是嫁到双河镇来的,虽然没见过将军,但是从小也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

  “老人家之间经常讲将军的一些事,聊聊天,回忆回忆。”张大姐说,“他们对将军的感情很深厚的。”

  太阳慢慢落向西边了,山间水库的水汽蒸腾起来,蜻蜓低着头漫山遍野地飞着,田埂山间都变得灰蒙蒙的,像是迷在一股带着泥香的雾气中。天色慢慢暗 下去,回去的汽车上,队员们恋恋不舍地看着洪将军的茅草屋和村民的小洋房,想要把这一切记忆都悄悄合上,站在来时的路上,视线投向远方,却心知不能忘记过 去。在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今天,我们缅怀英烈的意义或许就在于此,勿忘历史,前路漫漫,心中有根,方能认清前进的方向。(文图/安师大赴金寨寻访老兵 暑期实践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