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恩师:望之俨然,即之也温

2015-07-220阅读0

  2014年5月13日13时15分,我的恩师刘海藩先生与世长辞,享年79岁。先生是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经济学家,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生前曾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会长、中国专家学者协会副会长等职。

  先生祖籍湘乡,生于1935年11月,19岁入党,30岁执教于中央党校,直至退休。先生毕生致力于经济理论研究和教学工作,以马克思主义经济 理论研究为终身事业,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研究和创新做出了巨大贡献。改革开放伊始,先生就提出了“商品经济的观点和经济体制改革”的思路;90年 代初,在理论界私有化思潮泛滥之时,先生又适时提出了“批判私有化”观点;世纪之交,针对一部分混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本质的时候,先生再次提出 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四个基本特征”。此外,先生著述甚丰,如《城市经济学》《现代企业管理》《国有企业改革理论和实践的新探索》等,这些观点和著述对我国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出现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具有很高的指导作用。

  讲授之余,先生还在诗、词、书、画方面颇下功力,尤其书法和诗词均取得很深的造诣。他的字劲骨丰肌,颇具银钩铁画之妙;诗、词则攻格律,函盖乾 坤,浑然自成。古语云:“国将兴,心贵师而重傅”。先生毕生以国为家、教书育人,植下栋梁无数,如今身虽远去,而其风范长存,我辈虽不能及,而心实向往 之。

  与恩师在党校中相识

  十六年前,我还供职于中国改革报社,担任理论版主编及对外部主任。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被单位派去中央党校进修,党校选派导师,我竟然万幸被定为 刘海藩的学生,由此契缘结识了先生。记得那年开学典礼是1999年9月1号,得知自己的导师不但是著名的经济学家,还是当时学校的副校长,心中不免略有忐 忑。典礼毕,先生在其办公室接见了我。初见先生,庄重、睿智、健谈是其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改革开放的热潮还继续在中华大地上激荡着,虽然“把握机遇、解放思想、大胆创新、加快发展”已成为共识,但是某些问题还是存 在着争议,比如改革攻坚问题,改革开放引发的贫富悬殊加大、国有资产流失及腐败猖獗等问题。由于当时身为媒体理论工作者的缘故,我时刻关注着改革开放的理 论指导前沿阵地,而先生对此也是博见洽闻,于是校园里和先生的家中便常常出现我们师生二人为了某个新理论是否合适而争论不休的场景,先生鞭辟入里的见解常 常使我折服,加深了我对问题的认知,同时在工作中也使我受益匪浅,不但有利于我对部门的管理,更在报社发表社论时始终能够把握住“深入准确,全面透彻”这 个原则,而我提出的经过深思熟虑的观点也往往得到先生的勉励和褒奖。值得说一下的是,每次到先生家中,师母都会像妈妈一样关心我,使我倍感温馨,从未有过 拘束感,这是先生所带的其他很多博士没有享受过的待遇。

  俯仰之间,2年的学校生活就匆匆过去了,我的论文在先生的严格指导下顺利通过答辩。毕业典礼上,先生亲手给我颁发了毕业证书,他的脸上露出欣慰 的笑容,我知道这是为我所取得成绩的肯定,我心中由衷地感谢先生。通过近两年的党校学习及和先生的朝夕相处,我不但夯实巩固了理论基础,也迅速提高了理论 境界和人生品格、能力和胸怀,使我在以后的工作中更加满怀壮志、更有信心地为国家理论建设服务。

  与恩师在工作中相知

  2006年11月1号,中国专家学者协会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各部委领导直接关怀下,在先生及邢贲思、于光远、戴园晨、马宾、李成勋、张上 塘等各位专家学者的大力扶持下建立起来。鸿蒙初辟,大家推举先生为协会会长,但是先生却度德而让,自己甘居副职。协会成立以来,先生积极指导社会实践的理 论建设,尤其在经济学和管理学方向,凡有重大活动、会议,先生从不推辞,从不讲条件。每次例会,先生都是有备而来,针对协会所面临的问题发表见解,尤其是 协会重大的理论活动和调研活动。

  2006年,先生出席了在北京大学召开的消费论高层理论研讨会。会上,先生听取了三株总裁吴炳新关于他的消费论的发言,并给予了高度评价和积极 支持,这对吴炳新消费论理论体系的建立及其后来《消费论》的出版都有着深远的意义。2008年奥运会召开后,在河南省新乡市召开全国城乡统筹理论高层研讨 会,先生作为嘉宾发表了“关于城乡统筹发展三个方面”的论述,赢得了大会的一致好评。此次大会,共发表了包括先生所撰论文在内的十几篇文章,对全国的城乡 统筹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进作用。这两次活动我都全程陪同先生参与,平日工作又与先生常相接触,故有机会领略到了先生为人处事的风采。

  先生为人向来低调、务实,接人待物则保持谦卑、坦诚,如同一位长者;他着装简朴,不讲究吃喝,数十年如一日;对下属和学生总是热心帮助,积极关 心、鼓励,但是也要求极其严格,从不批条子,从不为自己的得意门生走关系、办实事。我的女儿结婚,先生高兴之余才破例题了几个字,由此可见先生廉洁自律的 品格,他党性极强,处处以老一辈革命家的标准要求自己,是一位标准的“不可小知,而可大受”的共产主义战士。

  与恩师在隔世中相望

  先生已经作古,遗言犹沉痛。我认为,缅怀先生就是要化悲痛为力量,把先生为党、为国家鞠躬尽瘁的精神发扬光大,使其精神得以永生。

  中国专家学者协会是在先生大力扶持下建立起来的,先生生前的愿望就是能够将其打造成为中国的“兰德”,使其成为中国软科学的载体,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强国梦想提供战略资讯。目前,我国经济虽 仍以较高速度增长,但改革仍处于攻坚克难的关键时期,一些新情况、新问题、新矛盾不断涌出,而原有的粗放式增长模式长期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经济结构不合 理、科技创新能力不强等问题依然存在。因此,我协会全体成员仍感到任重而道远,如何缅怀先生对党和国家的一片赤诚之心,如何继承先生对我中华民族未来的拳 拳期待之情,如何传承先生数十年如一日的工作精神,这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孔子云:“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又闻“弟子事师,敬同于父,习其道也”。我向以先生为父侍之,今天先生已与我隔世相望一周年,我唯有 继承先生的遗志,把中国专家学者协会这个团体继续规范化、标准化,使全体专家、学者统一思想,统一认识,尽可能最大化的统一到国家意志利益的大局之下,统 一到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党中央战线上来,并团结他们深入第一线指导社会实践,为中国现代化建设,为中国社会发展,为强化社会管 理,为发展循环经济、可持续经济,做出我们应有的学术贡献。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最后以这句范仲淹的名言再一次缅怀我最尊敬的老师—刘海藩先生。

  作者系:中国专家学者协会会长安卫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