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领《梦里水乡江南桥》抒情江南美景

2015-08-020阅读0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山东人,我对江南却有着刻骨铭心的痴爱。而人生路上一系列无比珍贵的恩遇,更是一种宿命般的因缘。

  我是打小对绘画有着与生俱来的迷恋,尤其很小的时候,我获得过艺术大师吴冠中先生一本画集。吴先生笔下的江南,那石拱桥下悠然的河面,白墙黑瓦 的房子,水面上的乌蓬船,漾起一圈圈涟漪。那个妙不可言的美意呀,真是醉了少年的我。我没有想到,我以后的人生轨迹和艺术道路,与江南有着割不断的牵连。 我更没有想到,在艺术和现实世界中对江南投入巨大热情并产生无可估量之贡献的艺术大师吴冠中和陈逸飞先生,能够成为我日后求学时期的主要恩师之两位,实在 是生命中无比难得的福报。

  江南好美啊!我喜欢江南的秀丽风光,尤其喜欢江南那一座又一座玲珑别致的石桥,它让人好怀旧,好沉醉,好徘徊。

  走进江南,无论你是漫步在岸边的石板小路上,还是乘着摇橹小船荡漾在波光粼粼的小河中,你都不能绕开那一座座古朴而美丽的小石桥。桥是勾成江南 “小桥、流水、人家”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座座石拱桥,犹如一弯弯彩虹,飞驾在小河之上,连接起了小河彼岸的人家,也给江南增添了无穷的魅力,更带给人们无 限遐想。所以当我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入北京求学时,曾经有幸拜见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先生,朴老为我赐号“石桥居士”。在寄予着朴老愿我如石之坚强、如桥 普渡众生的厚望和慈悲中,亦祝愿我画好江南,画好桥。而且巧合的是,我的祖上本来就姓桥,是黄帝逝世并葬于陕西省黄陵县桥山后,其中一子携全家世代相传为 黄帝守陵,遂以桥为姓。后来取法高远之意,去木为乔。

  而江南不仅仅是水的世界,也是桥的世界。尤其当你坐在船上,每穿过一个桥洞,就会别有风味;而每转过一座桥墩,就另有一种意境。江南的石桥啊, 古朴厚重中,更透着清雅和灵气。有些石桥的表面粗糙不平,摸上去手指麻麻的感觉。那麻麻的感觉,慢慢渗进心里,似乎能够穿越历史的深处。而石桥的缝隙中还 往往生长着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草和青苔,见证着岁月的蹉跎和沧桑。桥下的藤蔓在水中摇曳,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昨天的又一个动人的故事。

  而在江南诸多石桥中,苏州周庄的双桥应该最富名气了。它能够让周庄名扬全世界,我的另一位恩师陈逸飞先生功不可没。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留学美国的陈逸飞先生书画了一幅以双桥为题材的作品,取名《故乡的回忆》。结果这幅画被美国石油大王阿曼德·哈默先生相中并高价收购。哈默先生在1984年访问中国时,又把这幅画作为礼物送给了当时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先生。随着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以及这幅画后来成为联合国首日封的广为流传,使原本默默无闻的水乡周庄一下子成为全世界最富盛名的旅游地之一,这也是人民书画家艺术史上一道永恒的给力的佳话。

  我也非常喜欢周庄的双桥,这座带着古老韵味的石桥,在我眼里更像一个温婉而羞涩的女郎,淡如青烟。岁月如歌,让人无比怜惜,无比怀念。

  双桥的下面,是四季不息的河水。桥的四周,则是最具水乡特色的坡顶瓦房。这青砖黛瓦啊,虽然在岁月蹉跎中褪去了绚烂的色彩,然而每当我静静地坐在双桥,我总愿意展开思绪,想像很多浪漫的故事。

  我想,当年那风度翩翩的许仙和深情款款的白娘子,也是相遇在这石桥之上吧。在泛着青光的石板桥上,才子佳人,若不怦然相逢,岂不辜负了这绝美的佳景和大好的时光!

  美丽的幻想,常常让我陷入梦一般的恍惚之中。啊!如果岁月倒流,时光穿越,让我回到我最羡慕的宋朝,在一个清风拂面的的早晨,我缓步踏上石桥, 望穿秋水,盼着远方。目光的尽头,是那悠悠的不尽的流水……啊!这样的小桥,一定会有美丽的故事。而美丽的故事啊,只有在这江南的小桥上,才更加富有诗情 画意。

  江南的美啊,不仅中国人爱,外国人也爱。1991年4月,日本著名画家桥本心泉女士慕名专程到苏州周庄采风写生。美丽的画家把她自己也画了进 去:透过圆圆的石桥洞,一位日本女子正安坐在岸边专注地作画。而两年后她又专程来到周庄,满含深情地把这幅题为《周庄的某一天》永久地留给了周庄,演绎了 一个美丽的中日佳话。

  “一枕暗香听橹声,寻梦无痕到江南。”

  啊!大自然给了世界如此多娇多美的江南,我也要把它画好。把它的清雅,把它的唯美,把它的淡泊,把它的宁静,把它的淳朴,把它的浪漫,把它的温情,把它的风韵,把它的诸多的好,把它的很多很多的故事,传递给更多的人……

  (下图,我的新作《一梦江南又芳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