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错过!机械手表“手撕”智能手表

2016-01-190阅读0

  自业界掀起一股智能手表狂潮的同时,很多高端瑞士表商都纷纷杀入智能手表阵营,康斯登、豪雅、万宝龙、宝格丽等手表厂商都相继推出各具特色的智能表,各大电子行业巨头企业的参与更是让智能手表市场水涨船高。尽管智能手表全面兴起,H. Moser & Cie.亨利慕时却反其道而行之,推出了一款外型酷似智能手表的机械手表Swiss Alp Watch,它并无智能功能。而在售价方面却一点不便宜。这款手表限量50只,售价为195,000港币(约合人民币165,000元),这立刻引起哗然,网友对传统机械表也开始有了重新的认识。

  

  亨利慕时Swiss Alp Watch,“时尚”的外形引起国内外网友热议,网友纷纷表示这是瑞士制表商与智能手表叫板:

  “这家公司出的机械表是为了打脸!”

  “赤裸裸嘲讽智能手表”

  “乔帮主狠生气”

  “alp……应该是alps的意思么太搞笑了,买一块来气气那些果粉也是蛮好的”

  

  有媒体称亨利慕时抄袭智能手表设计,马上有网友出来鸣不平:

  “扯淡小编,方形表早出了,什么叫像那个智能手表呢?怎么不是那个智能手表模仿人家呢”

  “怎么叫酷似,机械方表是传统制表业最难做的机芯!”

  “我也笑了,那个智能手表才出来多长时间?手表业出来多长时间,简直是不分先后”

  不少网友还是表达出了爱慕之情:

  “表带很漂亮啊”

  “机械的更有价值”

  “背后太美”

  “亨利慕时用一种机智又充满戏谑的方式回应了一下智能表,没电话,没短信,没花里胡哨,不测心跳,无需升级。里里外外都是实实在在的机械表,但是设计做工相当有迷惑性,绝对是个惊喜”

  

  国外的网友也是瞬间沸腾并开始“吐槽”:

  “adunlap13:@cody_crenshaw213 @grahamluft08 @n_heatherly I'd pick this one up though

  我还是会选这款”

  “raiseplow:I love it

  大爱!”

  “mad4hana:@elimaczeli I like it! It's simple and classy. And the pop of green is lovely

  我喜欢!这表简洁经典,亮绿色也是大爱!”

  

  “juliusgwn:I'd definitely pick this one

  在那个智能手表和这款之间我毫无疑问会选这款,@hodinkee别介意啊。”

  “navidson_record:oh my gosh so amazing

  我的天啊这表绝了!”

  “ajbarse:Their video made me laugh!

  看了这款表视频我笑了”

  “grottovintage:I like it, but this model is an ostentatious copy

  我喜欢,尽管这是一种有点卖弄似的模仿。”

  也有网友大呼太贵,甚至他们自己做出了百达翡丽版、江诗丹顿版、伯爵版、积家版等顶级瑞士手表品牌的“alp watch”,也真是醉了!你们想过这些顶级品牌的感受么……

  

  百达翡丽版alp watch

  

  江诗丹顿版alp watch

  

  伯爵版alp watch

  

  积家版alp watch

  

  亨利慕时Swiss alp watch彰显智能范儿?

  和此前很多传统手表品牌对智能手表领域的“探索“不同,亨利慕时Swiss Alp Watch是最不智能的一款,但它绝对算是传统制表行业对智能手表行业最有个性的一个回应,所以也无怪乎外界对它的反响也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其实在很多资深钟表人士和行业的从业者看来,瑞士机械表应该向更简洁、更实用、更精美、更稳定(以及更便宜)的方向回归。然而,这样的东西并没有太高的报道价值,所以我们才需要Swiss Alp Watch这样的衍生产品,用不容忽视的高姿态演练自身的风格,捍卫瑞士钟表的荣誉。

  

  记得在两三年前,“智能手表”还仅仅处在“狼来了”的阶段时,钟表行业内真正将智能手表视作威胁的人并不多。偶尔有财经媒体向表业的大佬们抛出“智能表威胁论”时,也很少能得到正面的回复——并不是因为拒绝面对,而是将它当成了截然不同的东西。

  不过,随着“智能手表”由概念一步步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商品,尤其是在那个人所共知的公司果断抛弃“可穿戴”一词,直接将它的智能手表命名为“手 表”之后,瑞士钟表业终于感受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赤裸裸的威胁和竞争的压力——毕竟仅仅是那个最著名的公司,就拥有相当于瑞士制表30年的市值。

  

  于是我们开始听到各种激进的言论,以及“智能手表是否会横扫一切,还是会留下些什么?”

  历史教给我们,危险总是来自技术优势主导的产业革新。但无论是过去美国的流水线生产,日本的石英革命,还是过去10年智能手机的崛起,瑞士制表业每次都能找到保留或重获显赫地位的办法。

  这场电子技术革命给瑞士制表业带来的究竟是什么呢?在悲观者眼中,行业的版图已经岌岌可危,尤其是充当“底座”的中低端手表有可能重蹈当年石英危机的覆辙;而在乐观者看来,智能手表只是昙花一现,最终难逃电子产品“过时”的宿命,根本掀不起大风大浪。

  在这两种观点之间的务实派则认为,瑞士机械表和智能手表存在潜在的互补性。谷歌、三星等巨头的市场号召力会让消费者对手表的看法产生重大影响, 使制表业更加主流化。与此同时,那些习惯了看手机的年轻人也可以通过智能手表重拾戴表的乐趣,并逐渐向具有丰富内涵和高质量机械表靠拢,就像很多国内的干 邑爱好者最初只懂得喝兑冰红茶的芝华士。

  

  在2015年春季那个最知名的智能手表上市之后,情况确实开始沿折中的方向发展。一方面,智能手表激发了制表业的兴趣,在如何将科技与工艺相结 合方面进行了很多有益的尝试。毕竟在15世纪,工艺也被视为高科技,钟表曾经是人类发明出的最前卫的物品之一,与今天的智能表相似。另一方面,制表业也在 重新审视自身的价值,在经过一个狂热的上涨周期之后,需要静下心来思考,究竟是什么让瑞士机械表变得不可替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最近引起热议的这款Swiss Alp Watch就是亨利慕时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给出的答案。无论是与智能手表表壳的相似还是Swiss Alp Watch的名称,其实都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它的实质仍旧是品牌一贯坚持的:简洁稳重(不会过时)的外观,符合人体工学的设计,便于旋转的表冠(因为 是手上弦表),易于读时的界面,长达4天的长效动力和动储显示,触手可见的精良做工,以及多少有那么一点“恶趣味”。(其实方形表壳早已是传统钟表中非常 常见的一类造型)

  

  爱马仕Carré H系列限量版手表(2010年左右推出,由爱马仕艺术总监Pierre-Alexis Dumas与设计师兼建筑师Marc Berthier携手设计。)

  

  百达翡丽Ellipse Ref. 3582(1970年代推出)

  或许对于瑞士钟表来说,真正的危机来自于相形见拙的设计、缺少趣味性、背离传统以及工艺的止步不前,而非瑞士人所不熟悉的通讯或瘦身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