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画笔下的江南

2016-03-210阅读0

  浪漫亦唯美的江南风情,是我多年以来在美术创作中从写实主义不由自主地步入梦幻之境的一个命题,也是我继恩师吴冠中和陈逸飞等先生之后,对油画和中国画相结合,以及中国画现代化的继续探索。

  虽然已经到了四十不惑之年,我的内心深处仍然常常喜欢怀旧。尤其半醉半醒中,总是愿以一种超然又无法割舍红尘的心融入大千世界,描绘山河物美和 自然风光。而美仑美奂的江南,一直是我挥之不去的心灵软窝。虽然这个题材已经被恩师吴冠中、陈逸飞等先生演绎到极古朴、极幽静、极美好的境界,但我还是愿 意接过巨匠的重担,向着艺术的自由王国继续迈进。因为江南这方水乡泽国,有我的款款深情所在,亦是我借此抒怀、神思浩荡之所在。

  我爱江南,她特定的地域景观,曾经以繁华的市井气息、旖旎的自然风光、优雅的精心设计和浓郁的人文风度回应了浩浩大江的恩赐。她是历史的沉淀和地域的风光,更是人文精神的升华,也是我久久以来魂牵梦绕的好地方。

  今天,我再次提笔挥毫,在水墨和色彩的交响中,情感深处的激动再次跃然纸上。有些朦胧,有些迷醉,更有种掩饰不住的亲切和惊奇,画面中的气象亦由此显得绰约多姿而意味深长。

  意味深长,以我多年来对东西方艺术的双重学习、实践和感悟,它更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文化酝酿出来的中国绘画所特有的一种审美境界,是客观物象与自 己的心灵感应相得益彰的一种外在迹化。它构成了中国绘画形态与语言相和谐的造型特点,它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和中国绘画艺术的核心精华。因为,中国艺术向以 写意、畅神为灵魂的追求之崇高宗旨。这“意”,既是民族审美的精神境界,也是画家的人格折射。

  我喜欢一有空就一头扎进江南,我更乐意在江南题材的创作中,追求得意忘形的快感。在奋笔直追内心深处滚滚而来所涌动的万千景象时,我常常通宵达 旦情不自禁地用酣畅淋漓的笔触勾勒或扫抹那空旷而悠远的美丽景致。让抑扬顿挫的笔触运行、变幻莫测的水墨交融、斑驳陆离的流彩溢放,使画面在笔触、水墨、 色彩和光影交响中展现犹如梦幻般的瑰丽景象。在唯美主义的向往和再造中,使人感受到这江南的水乡泽国在悠远的历史时空中,曾经散发着的隐隐约约的书香,在 沧海桑田的静寂中亦时有绚烂。

  我画笔下的江南,源自地理位置的江南,源自历史文化的江南,也源自恩师吴冠中和陈逸飞等先生的基础之上,以及在新时代背景下,油画中国化与中国画现代化的相互融汇、借鉴和探索,但更是我内心深处所憧憬的江南,是我一次次体验、陶醉和情绪化了的江南。

  曾经生活、到过或了解过江南的朋友,可否在我苦心孤诣的描绘中,与我一起感悟这江南风光的唯美、雅致和挥之不去的款款深情呢?

  2016年3月20日 乔领

  艺术馆咨询电话:18901193616

注:上图 ,《燕语莺啼醉江南》,丙申,吴冠中门下 乔领